逐星女第二季剧情介绍

《#逐星女#Stargirl》续订第二季,从DCUniverse移到CW播出。 详情

《宫锁心玉2》续集第二部」

你看吗? 《宫锁珠帘》小说版(很长啊).宫锁珠帘》上卷第一章 最是年锦时(1)青山迢迢,河水潺潺。 夕阳的余晖透过云层投射在一片碧水石滩上,清凌凌的河水,在微风的吹拂下,泛着温暖而迷蒙的橘色。黑色礁石露出头,露出一片片或浓或浅的绿色青苔,小蟹顺着岩缝爬上来,又被漫上来的河水冲回去。 滩岸上,有的采珠女嬉笑着织补渔网,有的则背着装满了蚌壳的筐子,哼着歌从河滩上走过,光着的脚丫踏起一排排水花。那些仍在水下的采珠女,宛若轻灵的游鱼踏潮而来,手指灵巧地穿梭在岩石缝隙中,分开缠绕的水藻,捕捉着一枚一枚或纯白或彩纹的大蚌。 这时,美丽的少女抓着一个大珠蚌,从河中破水而出,"采到了,我终于采到了!"清脆的笑声,激起一连串的回音,落日光辉洒在她湿漉漉的发丝上,宛若点缀着碎碎的金。少女脸上的光彩,是云霞都要为之失色的灿烂,周身带起飞溅的水花,晶莹而夺目。河滩上的采珠女们一闻声,纷纷围拢过来细看。少女涉水徐徐地走上河滩,抹了一把脸颊上的水珠,朝着岸滩上几个翘首望着她的采珠女,兴奋地扬了扬手,掌心握着的竟是一枚硕大的珠蚌。待她小心而仔细地拨开蚌肉,里面包裹着一颗莹白的珍珠--硕大而圆润,温润且饱满,在夕阳下闪烁着动人的光泽。"天啊,这么大的珍珠!我在这里十几年也没遇见过。""这得值多少银子,快让我好好瞧瞧!"采珠女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逐水而居地劳作了一辈子,都不见得遇到这么价值连城的宝贝,然而一个经验尚浅的小姑娘竟然采到了。采珠女们围在她身边,都不禁流露出艳羡的表情,"莲儿,你的运气真好!"少女扬眉一笑,明媚的脸庞上露出得意的神色。在河滩讨生活的人都信奉一句话,若谁能在河滩中采到一颗最大最圆的珍珠,并且对着它许下愿望,河神娘娘就一定会保佑这个人心想事成。少女望着掌心中莹白的珠子,眼睛里溢满了笑--有了它,阿玛的心愿就可以达成了吧!还有额娘、妹妹……家里的一切,都会跟着好起来!一定会的!她小心翼翼地将珠子收进怀里,身上蓝底碎花的衣裤都已湿透,风一吹,凉飕飕的。腰间的围裙也被礁石勾破了,湿漉漉的乌丝贴在脸上,发梢还在往下滴水--整个人显得十分狼狈。然而她丝毫不在意,迈着轻快的步子,赤足走过砂石堆,弯下腰,用清凉的河水洗去指缝中的沙泥。"莲儿,捡了这么个宝贝,可要卖个好价钱才行!""是啊。要不就去京城里的那家宝明斋吧,那家老板最识货了。"采珠女们围着她七嘴八舌地出主意,少女仰起脸来,露出明朗的笑靥,"可是不卖的,这珠子我要给阿玛做大用处呢!"暮色将沉,河滩上飘来淡淡的香气。那是渔家女在船上燃起了炊烟,星点烟火,弥漫着烤鱼的味道。少女将卷起的裤腿放下,背起肩上的竹篓,朝着河岸的方向走去。晚霞已经在天边褪去了那层绮丽色泽,只留下一抹青翳。轻薄的云层中,微白的月亮露出了轮廓,几点星子若隐若现,照亮了崇文城门口的一对石狮子。戌时,长安街上的酒肆和茶坊都已早早地打烊。临街高矗的角楼里挂起了灯笼,行人三三两两地走过,偶尔还能听到小贩的吆喝声,在街角巷尾传得很远。她的家就住在南石巷子里,一户独门独院,门口还有一棵老槐树。推开门,院子里静静的。简单的四合院,面阔五间,西厢前的晾晒架上挂着刚浣洗好的布帘和布裙,架下还放着捣衣的木盆和木石棒槌,到处是一片皂荚的香气--哪里有半分官员府邸的模样。此时天色愈加沉黯,东厢的一片屋苑却都黑着,只有书房里亮着一盏灯。阿玛一生清廉,不愿与人同流合污,只守着每年微薄的俸禄度日,因此官居四品候补典仪多年,不能被扶正。家中日子清贫拮据,她和额娘平素就做一些简单的浆洗活计,才勉强够家中的开销。额娘十分节省,连蜡烛都舍不得多点一些,傍晚浆洗时总是借着月色。这样的日子,一过就是十多年,阿玛是个那么狷介清傲的人,等了半辈子,盼了半辈子,只是期望朝廷能够知人善任,然而现在却让他依靠妻女的劳力过活,如何能受得住?少女叹了口气,正往书房的方向走,忽然听见里面传出的对话。"老爷,你不要这样。做不做官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好好地在一起。"压抑的哭音,含着难以名状的辛酸。"现在的世道变了,再不是那个不靠钻营、不靠贿赂的清明时候。可怜天下寒门之士,纵然饱读诗书,一朝登科,却终是比不上那些营私舞弊之人……""老爷……""雪心,你跟着我这么多年,一直没让你过上好日子,现在反倒让你辛苦地贴补家用。与其我这样一直拖累你们母女三人,倒不如早死早超生……"书房里,安静了一瞬,而后传来额娘低低的哭泣声。少女在门口静默地站了一会儿,伸手轻轻推开了门扉。"阿玛,额娘--"简单的家什,映入眼帘的布置,显得古拙而陈旧。影漆雕纹炕几和五张摆开的梨花木官帽敞椅,三道雕镂的花窗。石青色的帘幔微垂,可见内堂的一张三端石案桌,后面是摆满书的格子架,桌上安置着文房四宝,笔搁都有些旧了,经年磨出了一些斑驳雪花白。凌柱和瓜尔佳·雪心抬起头,"莲儿--""阿玛,额娘,我回来了。"屋内跳跃的烛火,照亮了一张俏丽容颜。原本白皙的脸颊被晒得有些泛红,略显凌乱的发丝,脸上挂着的笑容,有些微微的勉强。到底是女孩儿最美好的年纪,天真烂漫,承欢膝下,终是被家中的窘境耽误了。瓜尔佳·雪心拉着女儿坐下,眼见着她已然有些粗糙的手指,眼圈更红了。"莲儿,是阿玛对不住你们……"凌柱看着母女二人,心头泛起苦涩,连连摇头。"阿玛,额娘,你们怎么又说起官职任命的事情了。"钮祜禄·莲心拿出一块巾帕,替雪心抹掉脸颊边的泪水。"你阿玛他心里苦,额娘知道,都知道……"雪心两鬓过早地生出白发,一身粗布襦裙,简佩单簪,却不是一个官家夫人该有的装束。听说额娘年轻时,也是京城里芳名远播的闺阁才女,因为与阿玛一见倾心,甘愿委身下嫁,从此,便是从千金小姐变成温良的炊米妇人。女子本来容颜易老,尤其是这么多年来一直辛苦操持家中生计,既要照顾阿玛,又要养育自己和妹妹莲蕊……莲心看着额娘眼角的皱纹,鼻翼有些发酸,狠抹了一把眼睛,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"阿玛,额娘,你们不用担心,因为以后我们都能过上好日子了!你们看--"被锦帕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绣囊,自怀里取出来,尚且带着馨香的体温。少女飞快地将布料一层层揭开,软绸里,露出一枚又大又圆的珍珠。"阿玛,我们有银子了,我们有机会了。"昏黄的烛光中,温润的珠子流溢出一抹动人的光泽,雅洁,瑰丽,价值足以倾城的珠子让整个屋苑都亮了起来,凌柱和瓜尔佳·雪心看得不禁愣住。"莲儿,你哪儿来的这么珍贵的东西?""是我采来的!"早出晚归,风吹日晒,在河滩那边连续找了好多天,终于让她采到了河里面最大最值钱的一枚珠蚌。莲心高高举着掌心里的珍珠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"阿玛,有了它,就不愁没有银子去打点上面那些官员,您就能达成心愿了!"凌柱怔怔地盯着女儿手里的珠子,面容时而苦涩时而复杂。"莲儿,你是让阿玛效仿那些钻营小人,用巴结讨好来升官……"朝廷现在很讲究"捐纳",不管是否考取功名,据说只要献上足够分量的钱帛,就可在京师或地方换得一官半职--于是,寒窗苦读,考取功名,一切都成了笑话。而现如今却连女儿都知道了这官场弊病,可叹天下百姓还有何人不知!凌柱露出凄然之色,不住地摇头。"老爷,莲儿也是为了你好……"瓜尔佳·雪心拭了拭眼角的泪,开口试着劝说。到底是八旗贵族出身的女子,不比一般市井村妇,甚至在时局和情势上面,亦是识大体、明事理。"老爷,朝廷里的人现如今都在同流合污,即使你不趋炎附势,但挡不住天下那么多官员。但倘若能够善加利用这颗珍珠,既是权宜之计,同时也是为了成全大义!更何况,这是莲儿费尽千辛万苦找来的宝贝……你忍心就这样弃如敝屣吗?""这……"就在这时,钮祜禄·莲心轻轻地将手里的珍珠放在案几上,抬起亮晶晶的眸子,"阿玛,您曾跟我说,凡为官者,就应为百姓谋福祉,为社稷举贤才,对吗?"凌柱面容一整,端肃地颔首,"没错。""那么您寒窗苦读十多年,满腹经纶,却因为没有银子捐纳而闲置家中,这不正是朝廷最大的损失吗……"莲心的眼睛里含着一抹期冀,笑靥明媚,"当前朝廷不能够知人善任,这并不是您的错,一己之力虽不足以力挽狂澜,您却能够去争取,去改变。您不屑与贪官污吏为伍,不齿那些蝇营狗苟的行径,就更该成为庙堂上的一脉清流啊。"婉转动听的嗓音,印证着一片鼓励的心。凌柱怔怔地抬起头,看到瓜尔佳·雪心同样殷切注视过来的目光,忽然无言以对,目光复又落在桌案上犹自闪烁的珠子,眼前浮现的却是妻子半夜在月色下浣洗、大女儿莲心忍受冰凉的水下河采珠、小女儿莲蕊在灯下做刺绣的情景……坐困家中,不但无法学以致用、报效朝廷,反倒要靠妻女维持生计!既然如此,何不就姑且试一试呢?凌柱想到此,不禁一咬牙,道:"你们说得对,失小节,是为了成全大义。我不甘心一辈子当个散官,就一定要迈出这一步!"屋苑里的烛火,在这时跳跃了一下,一瞬间,蜡炬成灰。瓜尔佳·雪心听言使劲点头,握住凌柱的手,眼睛里涌出欣慰的泪水。佛曰:"人身难得,如优昙花。"佛曰:"终日拈花择火,不知身是道场。"很多年后,当纽祜禄·莲心站在紫禁城高高的城楼上,俯瞰那一座座瑰丽恢弘的殿宇和楼阁,不禁想,如果当时没有那般执著和笃定,是不是就不会到眼前的境地……那么她与他,也就不会相遇,更不会走至后来的死局……(2)三月暮春的天气,依然有些料峭。清晨的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围绕着暖树嬉戏追逐。莲心起来后,先将屋里拾掇好,然后推开窗,就看见院子里挂起的一道道幔帘。清新的味道,含着一抹阳光的晒暖,让早春的气息也明媚了几分。花架下,一个身姿娇小的少女,正踮着脚,仔细地将手里雪白的纱帘挂起来。袅袅婷婷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。身上穿着杏黄绵裙的女孩儿,有着一张白玉堆雪的面颊,弯弯笑眼,樱红小口,长相甚是讨喜。莲心望着她的背影,含笑道:"蕊儿,你起得可真早!"被唤名字的女孩儿一回头,咧开嘴,露出可爱的虎牙,"姐,额娘说你这段时间累坏了,好不容易睡个好觉,叫我不要吵你,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!"莲心走出屋苑,帮她将白纱帘挂到架子上,然后拿过巾绢,替她擦拭额角的潮汗,"瞧你,一头的汗,待会儿染了风寒,要惹额娘担心的!"纽祜禄·莲蕊撒娇地吐了吐舌头,却看见姐姐一直望着院门的方向,不禁好奇地问道:"姐,你在看什么?"莲心轻轻叹了口气,不答反问道:"额娘呢?"莲蕊老实地道:"一大早额娘就出去了,说是去长安街上那几家成衣铺子转一转,好问问有没有浆洗的活计可以揽到。"莲心将目光投向院门口,静静地出神。院门口,那一棵老槐树遮住了半个街道,因时辰早,并无太多行人经过。倒是那光秃秃的树干,尚未抽枝,还残留着一丝冬日的痕迹,然而仅有的那一丝新绿已初现春意,且不知待到今年盛夏之际,会有何等繁茂的光景。算算日子,已经过去小半月。半月前,宫中的正四品典仪告老还乡,候补人选却迟迟未定,而后吏部的几个主事恰好因受贿一案被抓去宗人府,朝廷该是要从候补的人里挑出一个。时至今时,正好逢到颁布新一轮任命的时候。阿玛早已经将珍珠送到了一位朝廷重臣的府邸,据说是在果亲王跟前很有分量的一个人,而这次的任命又是那位果亲王亲自操刀,想必过不了晌午,就会有结果出来。额娘她,是不想让阿玛看到自己担心的模样吧……因为不想给阿玛造成心理上的负担,故而在料峭的清早就躲出家门。风有些凉,带来一丝花香的清甜。莲心知道,朝中规矩是申时两刻上早朝,因此住在京城里的大小官员未时点卯的时候就要自家门而出。那些离宫城较近的都是非富即贵,文官大抵坐轿子,武臣则骑马。而俸禄较少的官员,连轿夫都雇不起,只能在夜色中掌一盏灯,顺着长长的街道踽踽独行。天还没大亮,京城里的各家各户都还睡着,只有一轮明月遥遥地挂在天际。未时将近,长安街道上,就能听见哒哒的马蹄声和嘎吱嘎吱的抬轿子声。轿夫们披星戴月,行色匆匆,将这些对大清朝来说举足轻重的官员们一直送到午门前,寒来暑往,风雨无阻。而阿玛作为从四品候补典仪,一介散官,只能在午门候旨,并没有资格进金銮殿参政。恢弘端伟的太和门,宝相庄严的乾清宫,阻挡着一颗拳拳报国之心。隔着九丈丹陛、百丈殿前广场,听不见雄辩滔滔的议政,更听不见慷慨激昂的辩论,只是在临近亥时两刻,耳边会响起一声传事太监悠悠长长的唱喏,自遥远的殿门里传出,回荡在紫禁城的上空,一传很远。"退朝--"唱喏声落,身着官袍的大小官员自太和殿里走出,径自往各自的衙署方向走。雪白的端石路面上,走在左边的是一应文臣,右边的则是武官,将相威仪,自官袍和顶戴就一见分明。相熟的几个官员总会走在一起,有些还在谈论朝上的政事,有些则是低声交换着近日的消息。"听说十七爷昨个儿又进宫了,还是为着那个事儿!"身边一个官员听言,问道:"那皇上可是应允了?" "没有,都是老黄历了,要答应,早就答应了,还能等到现在。要我说,十七爷这是在瞎耽误工夫。咱们皇上是谁啊,还能让别人给挟住了?十七爷是能干,皇上自然也器重他,但太庙册封之事非同儿戏,岂是谁想一想,说一说就能准奏的!""要说十七爷也真是有孝心,为了让皇上晋封勤太妃为太后,一求就是这么多年。""光是孝心有何用,君是君,臣是臣,也不想想,世上哪有臣子命令皇上下圣旨的道理?皇上不应允,也在情理之中。""嘘--"这时,其中一位官员比划了个噤声的动作,"小心说话,赶紧回衙署吧!"巳时,晨曦的雾霭已经散去,苑中一树桃花绽放正好。莲心已经在树下伫立很久,花飞满天,落英缤纷,簌簌落下的花瓣洒在她的肩上、发梢、衣襟上……她伸出手接住一片,捏在指尖轻轻嗅,淡淡的芳韵,淡淡的花香。"额娘,阿玛怎么还不回来呢?"钮祜禄·莲蕊坐在树下的小椅上,面前摆着早膳,微微有些凉了,却谁都没有去动。她拄着下巴,看到额娘和姐姐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不禁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,心里泛起一些不安。而就在这时,一道开门声,将三人的目光引了过去。"老爷--""阿玛--""阿玛--"瓜尔佳·雪心和莲蕊站起来,脸上溢出笑容,双双迎了上前。而莲心在看见凌柱走进院门的一刹,心却是陡然沉了下去--罢朝后,一应官员都应赶到衙署去进行一日的公事,虽然也有先行返回府宅的,阿玛却不该是在这个时候回来。因为倘若果真接到了新的任命,怎么会不跟着去衙内整理交接之前的文书簿册呢?现在的时辰正好是早朝刚过啊……"阿玛,你怎么才回来呢?"莲蕊凑上去,撒娇地拉起钮祜禄·凌柱的袖子。她也知道这次的早朝,关乎阿玛后半辈子的仕途,甚至是全家的生活,只不过额娘和姐姐都不提,自己也不敢多嘴问出来。瓜尔佳·雪心走过去,体贴地递过去一块巾帕,"老爷,累坏了吧,早膳留了一部分在厨房温着,要不要现在就拿来一起用……"钮祜禄·凌柱直愣愣地一直走到树下,手里还拿着上朝时特地准备的簿册,然而却是面若死灰,目光呆滞地盯着地面,似乎并未听见妻子和小女儿的话。莲蕊在这时扯了扯他的袍袖,不满地唤道:"阿玛,阿玛?"凌柱直到这时才抬起头来,煞白的脸色,忽然,却是仰天大笑,"完了,全完了。朝廷已经下了新的任命,人选却是一早就内定好的!"凌柱说罢,脚步一踉跄,险些没有摔倒,瓜尔佳·雪心一把扶住他,发出一声哭腔:"老爷!"莲蕊一脸难以置信,惊道:"阿玛,珍珠呢?姐姐采回来的珠子不是已经送过去了么?怎么可以将任命给了别人呢!""注定如此……看来我真的是没有这个命,没有这个命……"凌柱涕泪横流,摇头说罢,一口鲜血喷出,整个人都往后倒去。"老爷,您别吓我……"瓜尔佳·雪心急得泪如雨下。旁边的莲蕊一跺脚,狠狠抹了把眼泪道:"太过分了,怎么能平白收我们的银子却不给办事呢,我找他们去--"说罢,冲进厨房,急乱之下随手拿起了一把菜刀,飞快地往外跑去。瓜尔佳·雪心想扯住她的胳膊,却没拦住,急得大叫:"蕊儿,你要干什么,蕊儿!"莲蕊不由分说地就往外冲,刚跨出门槛,裙裾一个不慎被鞋尖勾到,眼看就要被绊倒,就在这时,一双莹白的手牢牢地接住了她,"蕊儿,你别冲动!"纽祜禄·莲心拽着她,不让她挣脱,"阿玛的事,是朝廷的决定,非一般人能够轻易更改。你要去做什么呢?就算去了,人家又怎么会听你的?"莲蕊含泪抬起头,"姐,你那么辛苦才采到的珍珠,就是为了阿玛的前程。现在平白便宜了别人,也让阿玛把心伤透,我说什么都要找他们评评这个理!"莲心看着小妹,又将目光投向一侧怒急攻心、半昏半醒的凌柱,心里不禁涌起一阵酸楚。倘若就此息事宁人,这口怨气噎在心里,不仅是蕊儿,就算是阿玛和额娘恐怕都很难平复……然而现在却不是去讲理或要回那颗珍珠的时候,更不是像蕊儿这般找人拼命。阿玛的情况已然不能再拖,这一轮又被搁置,想必后半辈子的仕途多半也要无望,怎么也要有个说法才行。纽祜禄·莲心想到此,拉起小妹的手,"蕊儿,你相信姐姐么?"莲蕊泪眼蒙眬地点头。"那好,你先将刀放下,乖乖地留在家里帮额娘照顾阿玛。姐姐去找他们。"此时,瓜尔佳·雪心抱着摇摇欲坠的凌柱,满脸是泪,已经无暇分身。莲蕊看了看那边,又看了看莲心,哭着一跺脚,将手里的菜刀扔在地上,跑过去一并搀扶起凌柱。 你还是先看着这些吧



《浪姐2》官宣定档,哪位明星的出现饱受争议?

应该就是董洁呀,因为董洁当年出轨,而且还栽赃诬陷潘粤明,人品真的是特别差。

猜你喜欢

  • 更新至10集

    情理法的春天第五季

  • 更新至02集

    湿婆神

  • 10集全

    你第三季

  • 更新至02集

    永乐大帝

  • 8集全

    塔斯马尼亚谜案第一季

  • 更新至01集

    万物既伟大又渺小第二季

  • 更新至02集

    鬼屋欢乐送第一季

  • 更新至02集

    阿卡普尔科第一季

  • 10集全

    你第二季

  • 更新至03集

    末日巡逻队第三季

逐星女第二季